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从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看“业财融合”反舞弊的必要性

佚名     2019-07-02          在路上

2018年12月末,A股市场上的“白马股”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美药业”,下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4月30日,康美药业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并先后公布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说明、关联方资金占用以及非标审计意见专项说明等报告。至2019年5月17日,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作出了结论:“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即,康美药业存在两宗罪,“虚增收入”、“操纵股价”。在本文中主要对虚增收入进行简单分析。


一、揭示收入虚增的若干财务指标

康美药业最终被证监会定性为虚增收入,缘起于以下几个财务指标异常。

1、净现比低于1

在会计中,有两个原则是亘古不变的,权责发生制和现金收付制。这两个原则“相辅相成”,共同反映会计主体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尽管利润表上,可能有一个漂亮的净利润额,但是实际中,却不一定有现金流入,因而需要净现比这个指标来进行衡量。净现比是指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占净利润的比重,一般情况下,净现比应大于1,因为根据会计原理,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只包含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税费,除此之外,固定资产折旧、利息支出等并不在其中,说明经营活动现金流出额小于“营业成本+期间费用+所得税”,那么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应大于净利润,即净现比应大于1。

但从康美药业的现金流量表上,很明显可以发现,2016年-2018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一直未突破17亿元,尤其是2017年第4季度、2018年第1季度、2018年第4季度,居然呈现负数,分别为-48.4亿元、-16.19亿元、-31.92亿元。除了2017年第1季度外,各报告期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均小于净利润。净现比小于1,说明公司实现1元的净利润,流入的现金根本没有1元,2018年第1季度甚至需要倒贴6元以上。

而净现比小于1,无外乎几种情况:经营性现金流入较少,比如应收账款增加;经营性现金流出过多,比如应付账款减少、存货增加。反观康美药业,其应收账款、存货的增加是十分明显,应付账款也有增加但并不明显。康美药业净现比小于1,且经营性现金流为巨额负数,说明其收入、净利润的可靠性较差,不排除人为“虚增”的嫌疑。

2、应收账款在营业收入、流动资产中均占比畸高

2016-2018年,康美药业的应收帐款从2016年第1季度的58.56亿元激增到2018年第4季度的193.6亿元。应收账款和营业收入的增幅情况,如下图所示,应收账款的波动较营业收入更为缓和。

根据康美药业披露的财务数据,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在10%上下波动,2018年第4季度为11.6%,同期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8.5%,应收账款在流动资产和总资产中均占有较高比重。根据下图所示,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达到32.6%,特别是2018年第1季度,赊销比达到102.5%,说明营业收入基本无法回款,公司当期102.5%以上的收入都是赊销创造的。这点十分不寻常。

从应收账款的明细来看,2018年末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是最主要的应收帐款,而坏账准备计提为8%左右。从应收账款的账龄明细来看,2018年末信用期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87%,而一般认为账龄越长,回收风险越大,因而信用期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越多,则认为说明应收账款回收情况不会太差,质量较好。但,从另一角度讲,2018年处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前夜,康美药业可能正在通过伪造应收账款的方式虚增业绩。

从应收账款周转率来看,总体上康美药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在下降,而同行业上市公司广东白云山药业呈现上升趋势,复星医药相对起伏不大。2016年第1季度,康美药业周转13.8次,而同类型企业周转8.11次、7.9次;但到了2018年第4季度,康美药业周转3.42次,同类型企业则周转16.44次。一般来说,应收账款周转率越高,说明平均收账期越短,应收账款回收越快,所以康美药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在下降,同类型的企业水平应收账款周转率在上升,说明康美药业的营运资金能力有衰退趋势。

3、存货数量居高不下

从2016-2018年的财报上,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重逐年上升,尤其是2017年第4季度,该比例达到67.3%,存货占总资产的比重也达到54%,这意味着,康美医药的资产里有一半都是存货。难道这是整个医药行业的常态?然而,平均而言,整个医药行业的存货占总资产比只有12%左右。迥异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存货占比,不能不引起关注。

从年报上,康美药业的报表项目存货项下主要是8类明细科目,即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自制半成品、周转材料、消耗性生物资产、开发成本、开发产品。其中占比最大的分别是库存商品78%、消耗性生物资产11%、开发产品7%、开发成本3%。消耗性生物资产没有计提过跌价准备,对此给出的解释是没有对外销售、未在评估中发现减值迹象。根据康美药业在年报中的披露,消耗性生物资产是指自行种植的人参、林下参等,公司将收获的人参、林下参之前所发生的与种植和收割人参直接相关的支出以及应分摊的间接费用均计入消耗性生物资产的成本;在消耗性生物资产收获或出售时,按其账面价值并采用加权平均法结转成本。自2009起至2018年末,康美药业账面上消耗性生物资产的余额逐步攀升至38亿元。相关资料显示,康美药业从2014年康美药业开始有计划地投资林下参,截至2015年底,康美药业林下参项目累计投入近19.42亿元。2016年以后,康美药业就没有继续披露对林下参的投入资金情况。而在2015-2018年,人参、林下参的账面价值上涨十分明显,但年报中并未细说,只是表示这部分资产是由于公司吉林林下参种植基地款以及所发生的相关种植费用、集安大地参业种植园下参所发生的种植费用。但是在2018年,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聘请的资产评估机构对公司位于吉林省集安市和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各乡镇的林下参的评估报告显示,上述评估范围共15034亩林地,种植了1408万株林下参,估值36.19亿元,增值率27%,增值的主要原因是林下参自然生长增值。但对于上述评估具体采用的方法和过程,是否将自然生长过程中出现的掉苗等损耗计入,康美药业并未进行详细的披露。另外,关于人参的生长周期、回报周期等,年报中均未披露。但是通过查询Wind数据发现,全国人参批发价格自2015年以来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10月以来每500g的价格已经自315元跌破300元。这与公司所称的“没有对外销售、未在评估中发现减值迹象”相矛盾。

而且早在2015年4月,康美药业就表示会根据市场需求对林下参进行适量采挖,销售计划以批发为主;但直到2018年10月,康美药业依然没有对林下参进行采收及对外销售。公司在人参方面进行了巨额投入,却一直未收回成本,有违常理。而且,生物资产是农业企业造假常用的资产项目,从中银绒业、北大荒,到绿大地、万福生科等,均是通过操作生物资产进行业绩舞弊。其基本理路是,通过“囤积”存货,将主体内的资金源源不断的输出至体外,再以销售收款的方式从关联方或其他可控方回流至体内。其中,“存货”成为连接体内外的异常重要的连接点。而之所以“农业类”上市公司惯于操纵“生物资产”,缘于农产品的天然属性决定了存货的价值很难确定、盘点困难或者成本畸高,如ST金鳗的鳗鱼、獐子岛的海参。这都为企业舞弊创造了契机。


二、财务造假与业财融合

财务虚假作为企业舞弊的方式之一。其背后动机,国内外学者做了许多研究,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舞弊三角论、GONE理论和企业舞弊风险因子理论。舞弊三角论最早由美国注册舞弊审核师协会的创始人、现任美国会计学会会长史蒂文·阿伯雷齐特提出,这一理论主要提出压力、机会和借口是企业产生财务舞弊行为的三要素。其中,压力是行为动机;机会是指可以进行财务舞弊且不被发现或者可以逃避惩罚的机会;借口,则是指舞弊人员必须找到合适的理由,使舞弊行为与自身的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相符。若要最终引发财务造假行为,这三者缺一不可。因此,舞弊三角论认为,必须要建立和完善内部控制系统来消除舞弊的机会要素,同时还要消除压力和借口要素才能真正抑制企业财务造假行为。

而GONE理论认为,舞弊由贪婪、机会、需要和暴露相互作用而成,四者共同决定了企业财务舞弊的风险程度。四要素是企业财务舞弊产生的四个条件,即舞弊人员有贪婪的欲望或者道德水平低下,而又在经济利益或其他方面面临着财务造假的压力,并且只要存在舞弊机会、认为事后不会被揭发而暴露出来,就会产生舞弊。

企业舞弊风险因子理论则是目前为止较为完善的关于财务舞弊动因的理论,主要是指舞弊的动机分为个别风险因子(即个人道德品质与动机)和一般风险因子,包括实施舞弊的机会、进行舞弊被发现的可能性以及舞弊被发现后舞弊人员将受到处罚的性质和程度。当这两种风险因子结合,且意图舞弊的人认为有利时,舞弊行为就会发生。

总而言之,财务造假作为一种舞弊行为,之所以产生,无外乎两大类,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客观上,具备可以进行财务舞弊的机会、舞弊被发现的可能性低、日后的处罚程度轻;主观上,造假者道德品质低下、贪欲强烈。从康美药业财务舞弊的案例中,都可以看到主客观方面的因素。而社会各界对于反财务舞弊的探讨也不绝于耳。加强市场监管、提高造假违规的成本、监督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质量、强化中介机构独立性、加强从业人员职业道德建设、优化完善企业内控制度等,都是防范和治理舞弊的有力措施。


笔者则认为,在当前互联网浪潮下,“业财融合”(即业务、财务和信息技术的三位一体)有利于优化完善企业内控,减少财务虚假的现象发生。其一,业财融合强调企业业务、财务会计、管理的融合,要求财务管理人员要充分了解企业的业务运作状况,并且能够充分利用财务管理中的业财融合提升企业的业务质量。故而业财融合的财务分析主要是对财务信息和业务信息的整合和共享,需要财务部门和业务部门的沟通合作,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求财务数据不能与实际业务脱离,避免企业通过简单调整财务数据、忽略业务事实,进行财务造假的行为,确保了财务数据的真实有效性。其二,业财融合源于互联网时代,需要借助于信息技术,取代传统的简单重复的会计录入、核算工作,这就从技术层面上,通过与各方数据的快速比对,减少由于人为工作而带来的数据错误,保证了财务数据的真实有效性。其三,推进业财融合倒逼企业财务管理的优化升级。业财融合对基础工作,比如票据的管理、填写,档案归档的规范性要求较高,因为一旦基础工作不规范会对后续工作造成极大的麻烦。此外,业财融合对工作人员的素质要求更高。而当前各方推进业财融合,这势必会引发对基础工作、人员素质等方面的新一轮升级,从而形成一种倒逼机制,促使人员素质的提高,企业内控的优化完善,财务质量的提高。

22.jpg11.jpg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26)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