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重要信号!央行、银保监会政策会大转向么?

孙海波      2020-03-23          在路上

3月22日,一行两会一局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结合近期的政策微调,笔者大致的总结:金融监管政策为何不会发生全面转向?

目前为止,中国金融政策保持了最强了定力,通过这次发布会以及最近2周金融监管部门的具体政策促使,总体而言几大监管部门都保持了很强的信心,在现有的金融监管框架内只是微调。

一、央行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从央行当前的政策框架看,除非海外情况持续进一步恶化,真的引发全面衰退,否则央行的政策框架仍然是微调。


1、注重短期流动性注入和定性货币政策

从这次答记者问看,央行预计仍然坚持目前的三套组合拳:OMO、有限定向降准、再贷款。

央行对OMO和非常有限的定向降准政策效果非常满意。以及8000亿专项再贷款专注小微企业融资以及疫情冲击行业贴息贷款。

答记者问亮出的成绩单是2000亿低息专项再贷款,企业实际利率只有1.27%;具体参见笔者之前文章《财政部、发改委、央行、工信部等联合发声:企业如何拿到3000亿1.6%利息的贷款!》。

此外扶持小微的2300亿再贷款实际平均利率是4.55%。

显然央行对定性的政策效果非常满意,也为规避进一步全面放松货币政策(全面降准降息)找到很好理由。


2、降息预期大幅度落空

央行降息主要是两方面:

一是引导商业银行每月20日LPR报价下行,这个影响力弱一些,频率也更加高频;但是在全球疫情最严重的爆发的3月份,国际金融危机端倪初现,央行引导下反而保持LPR利率水平不变。当然4-5月份看,LPR仍然有继续下行空间,从央行此次答记者问看,除了应对疫情的带来的危机,央行仍然高度关注CPI水平。

另一个是近期才有的存款降息预期,这是力度更大,火力更猛的降息措施。从最近央行非常自信的表述看,至少4月份落地概率很低。笔者之前对存款降息的框架大致做了分析《存款降息将至?》,存款如果降息也是近5年来首次,影响力远超LPR降息,也远超国外央行所谓的“降息”;1-2月份5.3%的CPI水平仍然是央行最顾虑的因素。

虽然央行很清楚这个5.3%是供给端因素,也没有引起通胀预期扩散,但是毕竟是5.3%,存款降息窗口预计要等到二季度CPI大幅度下行才能开启。

降准层面,央行3月12日的定向降准实际低于预期,以至于很多不明细节的人在问央行到底有没有降准?具体参加笔者解读《央行存准率降了吗?》。



3、稳定资本流动和汇率摆在更高位置

(1)前面降息预期大幅度落空,也重点考虑到了汇率稳定。

虽然主要发达国家都降息到0或者负利率,但是10年期国债最近一周反弹也明显;和中国的利差虽然稍有扩大,但是考虑到全球避险情绪急剧升温,全球美元回流非常明显。从近期资金流向看,人民币资产仍然被定义为风险资产,而不是避险资产,所以保持适度利差也是确保资本流动和汇率稳定的重要措施。

(2)扩大外债额度

为何这个时候鼓励借外债?

微观层面,如果企业判断国际市场融资成本更低(利率+套期保值成本),那么鼓励借用外债也是稳定信贷规模重要措施,当前环境下,最难的不是放水,而是如何防止信贷收缩,金融市场对融资主体失去信心最可怕。

宏观层面,资本项目的流动是双向的,当前我们总体外债规模可控的情况下,鼓励举借外债至少在短期内有利于稳定汇率。当然未来偿还的时候也会遇到资本外流的问题,但至少也是6-12个月之后的事情。

3月15日央行外管局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的通知 》(银发[2020]64号)降全口径外债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由1上调到1.25,这意味这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境内企业借用外债规模可以扩大25%。

注意这次调整不适用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


4、高度关注社融

虽然社融也是总量的政策目标,但是社融代表的是最终企业获得的信用支持,打通了传导机制后的数量指标。所以疫情之后,央行、发改委、证监会在债券发行方面也做了很多便利化的措施,效果也非常显著。

2月份企业发行债券7500亿,增幅非常明显。贷款层面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4.2万亿,同比多增1300亿,考虑2月份疫情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数据。

但是笔者要提醒注意,从过往的数据看,一季度的社融不具备参考性,主要是银行业金融机构都喜欢一季度扎堆放款,四季度一般都属于待工状态。这种季节性波动又夹杂着监管的控制和不控制,导致年度之间可比性很差。

2019年就是一季度社融飙升,一度让金融监管部门以为融资环境大幅度改善,也导致短期部分政策过早调整。但真正高质量的社融是民企小微融资、制造业企业融资、中长期贷款融资。这几项指标一般不会因为一季度的社融飙升而改善。



二、银保监会继续维持房地产严监管政策

1、“房住不炒”,继续坚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这是此次答记者问再次强调的表述。

自疫情发生以来,房地产融资的政策备受关注,几乎每天都在传言和辟谣之间来回摇摆。经过1个多月的较量,笔者总结的政策框架:“金融监管部门保持政策定力,地方政府更加灵活调整”。

房地产市场的市场分量举足轻重,当其他行业受疫情冲击明显的情况下,市场对中央能放松房地产的预期愈演愈烈。

笔者对房地产最核心的政策总结为“必须是金融机构对房地产企业或者房屋按揭贷款的个人融资政策放松”,换句话讲,如果是地方政府公积金中心贷款放松意义不大,因为公积金总量太小;如果是银行对小微企业主的住房抵押贷款也没有意义,因为这些资金是进入企业账户不是个人账户,只能用于企业经营(虽然大部分银行都接受此类贷款的加按揭,但此类贷款需求严重不足)。

哪些融资政策有意义呢?比如信托房地产融资的总量控制得意放松,现在看来很悲观,银保监会的最新政策口径仍然是“房地产信额度务必不能超过2019年底”(“信托百佬汇” 证券时报 方妮)。

对房地产融资的处罚力度也在继续,笔者之前分析文章《房企融资监管高压!2000万重罚某股份行,并购贷款和置换股东借款认定违规!》。

对银行的房地产融资政策主要是表内房地产企业融资额度管控继续,表外理财融资更加严格管控,个人房贷首付及利率水平限购城市难以松动;



2、继续加大对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融资考核压力


3、今年6月底之前对中小微企业展期政策

这是不改变大的政策方向的前提下,最重要的政策改善。


但这项政策非常重要,如果判断疫情是短期因素,对国内疫情判断是5月份或6月份能够彻底控制,全面恢复经济活动,那么2-4月份的3个多月疫情对经济冲击也只是短暂的;后续反弹可期,但是这个反弹的基本前提是微观经济最重要的载体企业还健全地活着,不能有大面积裁员,不同专业的人群以企业为单位的组织不会被打散。如果短期的需求及供给压制如果损伤了企业的信用,或者信贷能力,将是最危险的传导。所以看国外(德国、英国、美国政府)都寄出了对中小微企业的空前扶持力度,防止因为3-5个月疫情冲击出现企业大面积崩溃。


《银保监会、人行、财政部、发改委发出最强音!“中小微”企业贷款可延至6月底、免罚息、不计不良!》(银保监发[2020]6号文),对所有中小微企业今年6月底前到期的贷款本息都可以申请展期,而且不需要额外支付罚息等。注意中小微企业非常宽泛,三者加起来的贷款余额占银行业贷款余额2/3左右(65万亿以上)。

该项政策实际上比总量的货币政策更重要,可谓是真正的对症下药,笔者认为该6号文起草时间看应该是2月中旬,所以当时的起草背景只是反映了国内疫情的冲击,现在3月份开始叠加了全球因为疫情冲击导致的经济下行因素;

笔者认为有必要继续加大该项政策的力度,确保企业的信贷活力和信用记录不受疫情冲击的影响,尽管可能对银行潜在不良带来更大不确定因素。


4、地方政府融资的政策框架总体未变保持定力

这是除房地产以外最重要的政策变量。虽然最近一个月一直传言各地方政府合计基建30万亿以上大型项目经济刺激计划,但是触及灵魂的拷问是“钱从哪里来?”。

虽然专项债额度在加大,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发挥作用,但是从2018年以来对隐形债务的化解总基调没有变化,多数地方政府的基建项目只是一个纸面上规划,如果只是初步规划,不是去年就准备好的项目,到最终融资落地很可能要1年以上时间。

此次银保监会的答记者问再次强调“积极配合地方政府稳妥处置好地方隐性债务问题”,隐形债务的口径,化解的合规性监管要求目前都没有发生变化,去年底银保监会发布了45号文进一步规范对认定的隐性债务2028年底前到期债务(部分省份更早)置换进行了规范,防止银行违规为地方政府融资。

专项债新增额度口径也一直是不能用于土储和棚改,只能用于一些创新项目,但是这对地方政府包装专项债时候做资金平衡预算构成非常大的挑战,因为绝大部分项目的现金流最终都需要通过提升周边土地价值进而出让土地实现现金流。

专项债后续能否持续放量,笔者认为核心不是额度本身,而是财政部专员办和各省财政厅本身对专项债包装的合规性审查尺度把握能否放松。

00.png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71)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