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懂商道 】商汤再传上市:100亿美元估值,到底值不值?

刘哲铭     2020-11-08          夏的誓言

一家凶猛的“融资机器”渴望迎来一段旅途的终点。


估值已达60亿美元的AI独角兽商汤科技传出寻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而后,其将在科创板上市,公司估值100亿美元。有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预计商汤科技将是A+H股,即在科创板及香港联交所同步上市。


商汤官方回复《中国企业家》称对该消息不予置评。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商汤科技此轮融资将达10亿美元至15亿美元。但在这一段募集路程中,商汤走得有些艰难。


商汤最近公布的融资是在2018年,而后近两年时间,暂时没有新融资消息。而在此前4年时间内,商汤经历过9轮融资,在资本寒冬时,先后官宣了两轮融资。翻看投资方,多有明星机构站台:软银、阿里巴巴、银湖资本、淡马锡等齐聚一堂。


不过,商汤科技新一轮融资迟迟无果。太贵,是业界广为流传的原因。


全天候科技曾报道,一位PE人士透露,商汤找过其所在机构多次,但(100亿美元)估值太贵了,“简直是天价”。去年8月,旷视传出上市消息之际,一位内部人士就曾表达,商汤的估值太高,导致慢人一步。也有PE投资人向媒体透露,很长时间以来,商汤都在朝100亿美元这个融资目标持续努力。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持这样的观点。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向《中国企业家》分析:“估值百亿并不算特别夸张。商汤毕竟是在图像识别领域里面一个龙头企业,图像识别的应用场景是足够大的,各类安防场景也是足够大的。”


在杨歌看来,商汤科技融资节奏放缓,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第一,四大AI公司一同瓜分市场,估值往上顶的速度自然放缓;第二,因为全球经济问题导致资金活性下降;最后则是,市场预期减慢,已在盘内的资金已经实现了一部分预期价值,融资速度放缓。


从商汤官网来看,其目前业务包含智慧城市、智能手机、泛文化娱乐、智能汽车、智慧商业和金融、智慧医疗、广告、教育八大领域。2019年,有消息称商汤年营收有望达到7.5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200%。虽无最终数据,但商汤科技CEO徐立曾透露,商汤的营收增速保持在三位数以上。


不过,一位投资人认为商汤科技与100亿美元的估值相去甚远,该投资人给出的计算方式是:毛利最高的软件业务,营收2亿美元,按15倍PS(市销率),对应30亿美元估值;其他收入总体给20亿美元的估值。


“PE(市盈率)和PS在市场上是没有一个确定的公式的,它在上升期的时候,大家对它的预期可能会很高。50倍PE也有可能,像Facebook、谷歌,包括百度上市时,PE、PS超过百倍的时候都是有的。”杨歌则认为,“基于这个市场能够有2亿美元的营收,已经很厉害了。”


7月20日,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登陆科创板,上市首日开盘上涨290%,市值突破1000亿元。但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仅为784万元、1.17亿元、4.44亿元。


虽然业务有所不同,但寒武纪和商汤科技共处于AI赛道,前者刚谱写完神话,后者离传奇大戏还远吗?


窗口开了

从3月26日科创板申请获得受理,到7月20日的敲钟上市,寒武纪为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回报。相比之下,“AI四小龙”进入更大的市场仿佛困难很多。


2019年8月,旷视科技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然而,今年2月,旷视科技IPO初始申请为失效状态;与之类似,被冠上“国家队”名号的云从科技屡传在寻求科创板上市,但似乎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依图科技也一直被传寻求在中国科创板上市,但并未有实质性进展,今年上半年仅获3000万美元融资,仅为上一轮融资金额的1/6。


2017年12月,松禾资本曾参与商汤科技C轮融资,当时其估值达20亿美元,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曾对《中国企业家》说,像寒武纪这类AI公司的估值很高,成长也很快,还需要大额投入,所以就要去一个更大的市场里。对于商汤来说,亦是如此。


有人用“天时、地利、人和”来形容寒武纪上市。相比图像识别类AI技术应用公司,整个芯片行业发展近期显然更受关注。8月4日,国务院发文称,集成电路线宽小于28纳米(含),且经营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第一年至第十年免征企业所得税。


同一天,媒体报道,联发科拿到了华为1.2亿颗芯片订单。联发科当季营收超预期达676亿新台币,环比增长11.1%,同比增长9.8%。6月,其营收为252.79亿新台币,已创造四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此前,由于台积电断供,芯片成为美国制裁华为的“杀手锏”。


芯片行业,一路绿灯。“AI四小龙”或许还未等来最佳时机,这和历史机遇还是有很大的关系。“寒武纪在正确的时间点快速启动,迅速切入了市场的有利位置。但这几家AI独角兽虽然也切入了有利的位置,但时间点没有那么好,还是要等浪潮起来才行。”杨歌认为,“寒武纪开始做的时候,整个终端需求已经起了,整个智能制造也已经起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AI公司被泼上了卸妆水。


“受疫情影响,很多AI公司的计划和项目都推迟了。现场的交流都做不了,很多事都不能按原来的计划时间表进行。”袁宏伟说道。


7月29日,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印奇也回应了旷视科技的IPO进展:“去年到今年国际环境变化很大,目前公司现金流很充裕,上市已经不是特别急需的事情。香港上市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另外,IPO之后,旷视科技希望股价能够稳定,而不是有很大的波动。”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道,现在是属于窗口开了,是个好机会。但是并不意味着是个好环境,“大家很难预测在未来1~3年,资本市场到底是什么样的。在这个时候上市,还是一个好的窗口期。未来如果发生比较大的波动,不确定性就多了。”


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今年将是商汤开源节流的一年,商汤科技CEO徐立今年为商汤设立了两大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目标和关键成果),其中之一就是持续的业绩增长,商汤科技今年的目标很可能也是翻倍增长。

在哪上市与市值打脸

在印奇对外发声前一个月,《晚点LatePost》称,从多个接近旷视高层人士处了解到,旷视中止了港股上市进程,接下来公司将进一步讨论在港股或者A股上市的可能性。


在漫天传播的消息中,商汤最终将在哪上市亦尚无定论。


“在哪上市,跟公司的股东结构、业务形态都有关。”一名投资人表示,“如果这个公司的股东大部分是外资基金,这个时候可能就要考虑是否在国内上市。如果这家公司主要的业务都是属于安防类的图像识别,它在美股上市是不可能的,在港股上市也是要考虑更多因素的。”


此前媒体透露,与以往几轮多为美元基金主导和参与投资不同,商汤新一轮融资将会重点考虑国资和产业资本。少数此前曾参与商汤C+轮的美元私募基金则有意跟投。国资基金往往手握更多政府关系,可能为商汤参与新基建建设争取到更多的项目和资源。


毋庸置疑,CV行业主要面向B端市场,稳定的头部客户源至关重要,也很难离开政府订单。从旷视此前的招股书来看,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联想等早期战略投资人在业务上助力不少。


即便上市,在商汤内部,也有人担心未来市值打脸。


“我觉得泡沫肯定有。有经济有泡沫,有泡沫才有经济。你问我商汤值不值这么多钱,我只能回答,它值这么一个预期。”杨歌坦言。


“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形成了对这些高技术企业的投资价值评估方法。二级市场上要接受这样的评估,有一个过程,不是短期内能接受的。”袁宏伟说,“阿里在美国上市的时候,100美元大家都觉得贵,现在回头看太便宜了。”长期来说一家公司能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成为关键因素,如果能体现真正的价值,泡沫就不是泡沫。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教授汤晓鸥创办了商汤科技。它宣称,自身底层算法平台的完善,保证其在进入任何一个新的行业时,可以将投入产出比降到最低。


据风投调研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有152亿美元资金流向AI初创企业,中国AI创业者获得了73亿美元投资,占比为48%。头部的四家公司,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才崭露头角。


不过,游泳的人终要上岸。

0.png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50)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