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京东数科换帅,刘强东会中止这场2000亿的IPO吗

郑玄     2020-12-22          夏的誓言


紧急“换帅”后,刘强东即将“收割”的第四个IPO,不稳了。



继京东、达达、京东健康三家公司顺利上市累积造就超万亿资产后,刘强东即将收割的第四个IPO,突发紧急状况。京东数科的缔造者陈生强卸任CEO转任“幕僚长”,合规官接任且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12月21日,根据新浪科技等媒体报道,京东集团发布人员任命公告,陈生强卸任京东数科CEO,担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和京东集团幕僚长。

 

京东数科CEO由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接任,向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汇报。李娅云将统筹负责京东数字科技的日常经营管理,并协助京东数字科技副董事长陈生强做好战略、产品和研发的落地。

 

近几天,京东数科因低俗广告引起巨大争议,尚不清楚此次换帅是否与上述风波有关。但在这样一个IPO的关键时期,京东数科的此举做法并不寻常。

 

金融律师董毅智认为京东数科此时换帅极其不正常,甚至会影响后续IPO进程。他告诉投中网,CFO出身的陈生强从京东创立以来就一直在京东金融这个板块。近期京东金融出现了很多风险事件,此时调整很可能是为这些风险事件负责。“加上近期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口径趋严,后续京东数科的上市,我觉得应该面临非常大的困难。”

 

京东数科则称人事调整是因为集团“轮岗”,称这一管理层的任命提议也是京东集团轮岗制度的体现。目前京东集团的核心管理层在现有岗位上满一定年限后,都会转至其他不同岗位进行轮岗,以此打造人才的综合能力和多元视角。

 


黑天鹅频发,陈生强背锅?

 


京东数科近日的风波,源于一则被网友翻出来的在短视频平台投放的一系列广告。

 

在社交媒体广为传播的一则视频中,飞机客舱内,一名身着迷彩服的中年男子因母亲身体不适,想要请空姐帮忙“开窗”而遭到嫌弃。空姐提出升舱方案,但需支付升舱费1290元,男子看着手机上两位数的存款余额面露难色。

 

这时,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士提出“升舱的钱我来出”,并拿过迷彩服男子的手机,将其京东金融借款额度15万元调出,称“这是你在京东金条的备用金,以后紧急用钱的时候可以随取随用,就不怕被人笑话了”。

 

其他还有几条类似的短视频广告,不仅存在贬低农民工的的价值观问题,还存在弱化还款责任、夸大借贷好处等问题。实际上,今年年中360金融就曾因发布类似广告引起争议。

 

12月15日,京东数科官方微博对此致歉,承认其投放的短视频广告存在严重价值观问题,并表示“已第一时间将该视频下线”,并“加强内容审核团队管理,对相关责任人及其管理者处以开除、降级和扣除绩效的处罚”。

 

两天后,京东集团在微博发布声明称,就日前京东金融低俗借贷广告一事再次道歉,表示此事责无旁贷,将从源头查起,不放过每一个环节,围绕组织、机制、流程进行全方位诊断,从团队文化的根源深处找问题,并对相关管理者和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官方道歉解释和陈生强的岗位调整,时机赶得巧妙,很难不让人联想。

 

陈生强2007年加入京东集团,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京东数科(京东金融)的CEO,根据招股书,IPO前陈生强持有京东数科4.23%股权,在自然人股东中仅次于刘强东(8.86%)。

 

换帅是否是京东集团此前公告中强调的对“相关管理者和责任人严肃处理”的一环尚未可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在IPO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期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京东数科得拿出巨大的决心来回应民众和监管两方的情绪。

 

有意思的是,继任者李娅云在京东集团内部担任首席合规官(CCO),这个职务是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新近涌现,主要担负监视和管理组织内部合规问题的职责。

 

根据京东官网的介绍,李娅云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电子商务管理硕士。在担任CCO前李娅云任合规管理部副总裁,曾基于对假冒产品「零容忍」政策制定了一项强烈的道德与合规计划。

 

在京东集团上市前,李娅云负责建立有效的合规及内部控制,以满足美国上市的要求。

 

互联网金融正值多事之秋,此时让一名合规负责人担任京东数科负责人,京东集团似乎是在向监管表明自身的态度。但有蚂蚁集团前车之鉴,意外翻车的京东数科能否IPO成功,依然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京东数科会步蚂蚁后尘吗?

 


投中网此前曾经报道,京东数科今年9月递交招股书,拟募资200亿元,预计IPO后的市值将超2000亿元。

 

根据上交所官网,9月11日上交所科创板正式受理京东数科注册申请,并在9月30日闪电通过问询,但此后2个多月进度再无更新。而在蚂蚁集团IPO暂缓后,部分行业人士猜测,京东数科IPO大概率也会暂缓。

 

投中网曾在蚂蚁上市暂缓时报道,新近出台的小贷新规限制了蚂蚁集团通过持牌小贷公司和联合贷款计划高杠杆放贷的模式,对蚂蚁集团营收占比近4成的微贷业务(花呗、借呗)造成极大冲击,这也成为蚂蚁集团IPO暂缓的直接原因。

 

上述新规对互联网微贷业务的限制同样适用于京东数科,后者受到的冲击不亚于蚂蚁集团。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总营收103亿元,其中两个信贷产品京东金条和京东白条的科技服务收入分别贡献26亿元和18亿元,占总营收超过4成。

 

此外,互联网反垄断法的出台和有关部门不断加大反垄断力度,也让京东数科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根据媒体报道,12月21日央行党委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会议强调持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强调支持金融科技依法规范发展,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反垄断和金融强监管两根大棒砸下,加之上市静默期“换帅”的不利影响,对于刘强东和京东数科来说,按下IPO暂停键,先解决悬在头上的合规问题,或许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0.png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33)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