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覆水”亦要收

王辉     2018-11-29          青芒

常言道,覆水难收,说的是已成定局的事情,就没办法挽回了。今天我要讲的,是如何把泼出去的水,收回来的故事。当然,水只是一个比喻。咱名人不说暗话,不对,是明人不说暗话,这“水”就是钱,是money,是白花花的银子,是一张张毛爷爷。

没错,其实标题可以写成咱审计人最喜欢说的“一条审计建议,挽回多少资金”。只不过还用这个标题的话,我很担心会不会有人来问我收版权费。我相信90%的观众朋友看完标题就不会再详细看内容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这么干的。同时搜索“一条审计建议”和“挽回”这两个关键词,百度到的相关结果是十七万五千条,我又不想成为那个十七万五千零一。所以我今天打算先不告诉各位挽回了多少资金。好了,插科打诨点到即止,我们一本正经说事儿。

看过我的文章,恰好有些细节又记得的朋友,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之前曾写道,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我带着一支娘子军,转战于各大国有企业的事。不记得也没关系,其实我只是想添加一点儿浪漫的色彩在这枯燥的文字中。

南方的冬天,有一种冷,叫湿哒哒的冷。温度借着湿度的穿透力,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羽绒服把大伙儿包裹的像个粽子。

来到被审计单位ABC公司,负责对接工作的财务总监S同志已经帮我们准备好了会议室,资料也已放到案头。走进会议室,一股暖流立刻从脚底窜上后背,又从后背钻上脑门,这空调够给力的,我嘀咕了一声。简单和S总监交流了几句,大伙儿脱去了裹在身上的羽绒服,便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刚才还像粽子一样的姐妹们,此时一个个都好似身姿曼妙婀娜的超模。借着空调的暖意,我一时竟有些心猿意马,有一种春日暖阳拂面,沉醉不知归处的错觉。

紧张的审计工作不容许开小差,当然,我觉得这个差开得挺值,因为它让我深刻体会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真谛。

ABC公司主要从事科技载体的建设和运营,因公司主要负责人变动,受组织部门委托进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审计期间从2013年至2017年。由于还涉及公司管理体制调整,S总监暂时代理负责人职务。

查阅各类资料,我们了解到2013年,ABC公司为开发建设Xpark三期项目,向建设银行申请项目贷款6亿元,为此还向建设银行支付了融资顾问费1800万元。审计组顺利的发现了这笔巨额融资未按照“三重一大”议事程序进行集体决策以及融资顾问费未取得发票的问题,S总监也认可审计组的审计发现,很配合的在取证单上签上了“情况属实,同意审计组意见”。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终结。作为主审的我,对于这笔融资,心里似乎总有点儿小疙瘩,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这疙瘩是什么。那天正巧没赶上回家的公交车,又不想等下一班车。白天忙着看各种资料,找相关人员访谈,也没有时间整理思路,于是决定步行回家,顺便借步行的机会理一理工作的头绪。

冬日傍晚的冷风一吹,脑袋倍儿清醒,脚下走过一公里,脑子里的细胞早已围绕地球转了好几圈。各种数字、信息在脑海中重新分类、排列,这一刻我感觉唐人街神探附体。

原来,在翻看2013年至2017年的银行日记账时,我把每个银行的项目贷款提款额度都粗略的计算了一遍,建设银行的项目贷款提款总额肯定不足6亿元,精确数字一时没法回忆出来。如果贷款额度没有提足,那之前付的1800万元融资顾问费岂不是付多了?疙瘩终于找着了,剩下的就是要确认下实际提款额度。

第二天,来到审计现场第一件事,就是把ABC公司在建设银行的项目贷款提款额统计了一下,总额是3.6亿元。带着这个数字,我找到S总监,向她核实道:“建设银行6亿元的项目贷款额度是不是至今都没提足?”S总监肯定的回答到:“是的!还有2.4亿元的额度没有提。”还没等我问原因,她接着补充道:“在Xpark三期项目进行到后期的时候,调整了规划,原先的建设规模缩小了,整个项目提前完工,再加上公司资金比较充足,所以就没有把额度提足。”我又问:“现在还能把额度提足吗?”S总监笑着回答到:“因为是项目贷款,项目已经完工,现在剩余的额度已经无法提取了。”我习惯性的“哦”了一声,她反问我:“这有什么问题吗?”因为此时这个问题我心里还没有准,没跟审计组的同志们商量过,也还没有向分管领导汇报并听取他的意见,所以我决定暂时先问到这里,回答到:“暂时没有问题了,谢谢S总监。”

起身回到会议室,把想法跟同志们大致说了一下,大家还是认同我的判断的。趁热打铁,我立即拨通了电话,把贷款没提足额度的来龙去脉和多付融资顾问费的判断向分管副局长进行了汇报。副局长肯定了我的判断,并指示可以先和S总监交换一下意见,在此前提下,做好取证工作,取证可以先不进行定性,把主要事实记录下来即可。

肯定了思路和方法,我又回忆起S总监最后反问我的那句话,我和S总监打过几次交道,总体来说她是一个细致、认真、坦诚的人。我猜测,S总监应该还没有意识到提款额度和融资顾问费之间关系的问题。一阵简单的思索,我心里已然有了下一步询问的计划。

这次正好其他几位同志也有问题想要找S总监了解情况,我就干脆把她邀请到会议室一并询问。几个事情说清以后,我用不经意的口吻问道:“建行的这笔融资顾问费是2013年12月份就支付了,第一笔放款是2014年4月份,这个好像对我们很不利啊?”S总监一挥手,“可不是吗?我也觉得挺不公平的,但是当时年底建行的信贷指标已经用完,而且如此规模的贷款,审批流程长,建行也比较强势,所以就造成了这样一个时间差。”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又问道:“我们只提了3.6亿元的额度,建行没说退一部分融资顾问费吗?”S总监抱怨道:“怎么可能?银行这么强势,吃到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吐出来?”马上她又补充道:“不过你这么一说,还是有道理的,1800万元是根据6亿元的总贷款额度测算出来的,我们只提了3.6亿元的额度,至少应该重新测算一下融资顾问费,把多交的退给我们。之前我到是没往这上面想。”我笑了笑,心想:“问题从对方嘴里自己说出来,表示她认可了我们的审计假设,后面取证应该不成问题。”我继续问道:“现在还有机会收回来吗?”S总监抿了抿嘴,叹了口气,面露难色的说道:“时间已经过去四五年了,而且银行这么强势,恐怕…恐怕有难度,难度还不小。”我猜,这时S总监心里已经在假设各种和银行交涉的场面了。问到这里,审计目的已经基本上达到。我打断了她惆怅的思绪,说道:“既然这样,回头取证的话,就麻烦S总监抓紧把肯定意见签署给我们吧。”S总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回答好的。

这段插曲过后,审计工作继续有条不紊的推进着,我们最终把这个问题定性为“融资顾问费与实际提款额度不匹配”,并提出了“应按实际提款额度重新测算融资顾问费,并收回多付的融资顾问费”的建议。审计报告如期出具,一切都很和谐。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3个多月,按照审计整改的要求,ABC公司向我们提交了审计整改报告。对于这一条审计问题和建议,ABC公司回复整改情况是“经与建设银行沟通,对方不同意返还。我公司在后续融资中将严格控制融资成本,杜绝此类情况再度发生”。

拿到这样的整改报告,审计人内心着实有点崩溃。作为主审的我,立即向分管副局长汇报了情况,副局长马上和局长商量了对策。明确这个问题的整改,一是绝对不能就此罢休,ABC公司要有实锤才行;二是要把我们的审计整改销号制度当武器用起来;三是主审要对这个问题持续跟踪,直到追回资金。

明确了这三点方向后,副局长带着我来到ABC公司与S总监进行了沟通。副局长首先肯定了ABC公司其他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成效,接着话锋一转指出我们对融资顾问费的问题整改情况不是很满意。S总监态度很坦诚,解释到,已经和建设银行的相关负责人联系过,对方很强硬,说是没有谈判的余地。这事能否就此终结,公司保证下不为例?听完这些,我心里很着急,但是一旁的副局长却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个问题关系到国有资产的损失浪费,性质是很严重的,我们之所以没有把这个问题向纪委移送,主要是考虑到一方面公司没有主观故意的成分,另一方面是希望这件事在审计层面就得到妥善解决。”S总监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连点头。副局长继续说道:“今年,我们出台了《审计整改销号制度》,对于整改不到位的问题,会挂号处理。所有问题都录入了区国资管理平台上,不整改的话,还可能会影响年终考核。”S总监脸上露出了些许不安,这个细节似乎被副局长观察到了,他转变了一下口吻,放缓了语速,说道:“银行是强势部门,单靠我们公司单方面来推进的话,有些诉求的确是很难争取到,这个问题的整改确实有难处。”S总监点着头附和着。副局长继续说:“既然是我们区里的直属公司,我建议你们找到区国资委以及分管国有企业的区领导和你们一同向银行提出诉求,毕竟银行在我们区开展业务,与政府部门之间还是要协调好关系的,这种事情不是不能解决,关键是看愿不愿意解决。我们审计也和区国资委沟通一下。”此时一直愁容不展的S总监似乎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两眼放光,连说了三个“对”字。又接着说:“审计还是很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情况的,以前觉得审计就是找问题,但是今天感受到了审计更多的是在解决问题上下功夫。听了你们的建议后,我马上来找相关的部门协调这个事情,争取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副局长笑着说:“不是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是给你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S总监呵呵的笑着说:“对,对!”回去的路上,副局长对我说:“以后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回头跟踪的时候,不要简单把问题的矛头指向公司,交流要注意方式,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我也笑着答应着。

时间在紧张的审计计划面前,好像是减了肥一样,一转眼又是好几个月过去了。这几个月间,我基本上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打电话和S总监聊上几句,不仅聊问题,还会聊聊公司的其他事情。好消息一个接这一个传来,先是建设银行愿意与ABC公司就融资顾问费的问题,进行协商;然后建设银行内部通过了同意返还部分融资顾问费的决定;再然后建设银行重新测算了按3.6亿元提款额度计算的融资顾问费,并把测算的过程和结果与ABC公司进行进一步协商。

时间来到9月下旬,从审计发现问题,到最终有了初步的结果,前后经历了10个多月。那天下午,我正在某个审计现场忙碌着,手机响了,我一看是S总监的电话,连忙接起来,电话那头一个如释重负般的语气说道:“200万,定了,建设银行返还我们200万,国庆过后就把资金划过来,你们可以销号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开心,回答道:“太好了,等200万到账,我就帮你们把号销了。”S总监爽快的说了一声没问题。挂完电话,我立即把这个好消息转达了副局长。

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个故事说到这里,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只在乎挽回资金金额的朋友,看到这里就可以了。

我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有一种错觉,就是200万好像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我却把这个悬念一直放到了最后,有点儿故意卖关子的味道。是的,200万元对于1800万,对于6个亿,确实有点儿不值得一提。但是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赚200万的净利润,在现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环境下,是多么的不易。况且,国有资产1分钱也是大事。

从当初付款,到最后追回这200万元,间隔了五年。这期间没有人主动提出过这个问题,审计敢于提出,这就是审计的价值。所以,文章最后,我想和开头呼应一下。“覆水”要不要收?关键还是要看道理站在哪边?只要有道理,泼出去的水,必须要收回来;付出去的钱,也必须要收回来。

额外拓展一下,关于融资顾问费,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曾专门有文件规范,文件名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印发<商业银行收费行为执法指南>的通知》(发改办价监〔2016〕1408号),有兴趣的可以研究研究。

是不是有人会问为什么会想到以《“覆水”亦要收》作为标题的?这里不隐瞒,这个灵感是我洗澡时候想到的(此处省略详细描述500字)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9) 收藏(0) 分享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