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一季度净利大增, PE走出困境了吗?

陈蓉     2019-05-15          夏的誓言

受资管新规、减持新规、IPO收紧和二级市场大跌“组合拳”影响,过去的2018年,从事股权投资的PE、VC着实感到了寒冬。


投中网梳理了14家在新三板挂牌或上市的PE机构2018年年报和一季报,发现去年机构业绩普遍低迷。虽有少数机构虽营收向好,但收益并非得益于股权投资回报,而是由于子公司游戏业务收入增长、减持上市公司股票等带来。


多达5家机构录得净利亏损,10家机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其中天堂硅谷账目浮亏上亿、天图投资营收和净利双双为负,亏损超十亿元。


从10家已经披露了2019年第一季度报的机构来看,这一季度资本市场似乎又有回暖趋势,大部分机构盈利,净利同比大增。


随着科创板开启试点注册制,大幅放宽上市公司财务门槛,PE、VC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但实际上,在募资难、退出难的困境并未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部分机构一季度干脆没有新设基金或投新项目,部分开始缩减运营成本。实际上,这意味着创投机构的苦日子还远未结束。


2018年:7成机构净利下滑, 密集“踩雷”


头部机构诸如九鼎、鲁信创投、信中利仍有自己的过冬办法。

一季度净利大增, PE走出困境了吗?1.jpg

在14家PE机构中,信中利2018年以27.2亿元的营收和3.3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双双领跑,同比分别增加172%和11%。但从营收结构上看,公司的基金管理业务收入只贡献了约2亿元,其主要收入来自游戏业务,子公司惠程科技游戏业务2018年收入达到15.7亿元,占比超57%。


另一家九鼎投资2018年私募股权投资营收7.1亿元,净利润达3.3亿元,归母利润2.8亿元,亏损的部分来自于九鼎投资主营的房地产业务。


九鼎投资同时也披露了过去一年的项目退出情况,截止2018年末,公司管理的基金已完全退出项目的投资本金85.4亿元,收回金额229.7亿元,回报倍数2.7,综合IRR为33.6%。


鲁信创投则通过减持上市公司股票,累计回笼资金3.1亿元,帮助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87亿元,同比增加300%。


头部机构的募资也仍然畅通,2018年,信中利和九鼎投资旗下管理基金新增实缴金额分别为44.62亿元和19.27亿元,着实证明投资机构马太效应明显。


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机构因变卖二级市场股票得利,有的却因不幸被套牢成“韭菜”。


例如天图投资表示,在财务报表上的大幅亏损,是由于所持二级市场股票价格下跌所致,年内这部分公允价值变动高达-13.57亿元。但实际上,得益于所投51信用卡上市,贝乐英语等项目的退出,天图的股权投资实际收益达2.35 亿元。


天堂硅谷则运气欠佳,连续“踩雷”中弘股份和康美药业。


中弘股份为A股“1元退市第一股”,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于去年12月退市,作为投资人的天堂硅谷目前仍有2.28亿元投资未能回收。而康美药业沸沸扬扬的300亿财务造假事件,则令其股价再入低谷,天堂硅谷在康美药业有8亿元自有资金投资难以收回。


天堂硅谷为这两个项目累计计提4.1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其也因此在去年首次陷入亏损,归母净利润为-3.7亿元,同比下降204%。


另外一批机构在2018年的处境也称得上艰难。诸如麦高控股、金茂投资、架桥资本、方元资本和万富资本几个PE机构均出现净利大幅下降的现象。


净利大增,等于市场回暖?



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截止发稿,共有10家PE机构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年报。从营收和净利两个指标上看,资本市场似有回暖趋势,10家机构中有8家净利实现增幅。


但各家实际的运作情况如何?仔细观察,太多机构呈现的只是“表面和平”。


其中,报告期内,九鼎投资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23亿元,同比增加663.15%,其中私募股权投资收益归母净利润2.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87.73%。另外,鲁信创投、博信资产、久银控股和架桥资本都实现净利一倍以上增幅。

一季度净利大增, PE走出困境了吗?2.jpg

九鼎投资的业绩好看,得益于其在第一季度实现对项目的大幅退出。但值得注意的是,九鼎投资完全退出的项目有10个,但没有项目IPO,而挂牌新三板的项目有70个,后期九鼎还计划对持有的中旗股份、荣泰健康等上市公司股份进行减持。


架桥资本则是业绩提成收入增加,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07万,减持金融资产使投资收益同比增加318万元。


另一些机构则干脆没有新增募资,也不投项目。同时勒紧裤腰带,依靠缩减开支度日。


以久银控股为例,虽然其基金管理费和项目财务顾问费收入同比增加,所持有的股价上涨也带来了收益。


但在2019年1~3月的报告期内,久银控股既没有新设立基金,也没有投资新的项目,方富资本在季报中也同样披露,不存在新增设立的基金。方元资产则披露,其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减少46.70%,得益于办公场所面积减少,租赁费用及物业管理费用减少等。


同时,也存在或因退出长、基金延期产生拖累营收的问题。


浙商创投在2019年第一季度成为罕有的亏损头部机构,报告期营收为2382万元,净利润为-61万元。对于亏损,浙商创投解释,这是由于公司在管基金进入延长期,不再收取管理费,而新增基金的部分管理费收入尚未确认,导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


科创板能为多少挂牌机构打开大门


相较于同行,或许挂牌、上市VC的生存之道更为复杂。


由于新三板对于PE进行定增等融资限制,许多挂牌机构开始选择发行双创债。据wind数据,天图投资在2017年发行了两期“双创债”,票面价值共计18亿元。信中利在去年发行3.4亿即债权,天堂硅谷和浙商创投分别在今年发行了5000万债券,债权评级均为AA+以上级别,一定程度上缓解融资难局面。


对于股东,天堂硅谷除了年年现金分红,累计分红8亿元,今年还决定以不超过1亿元资金,按最多2.2元/股回购股票。


科创板的打开,也使得部分挂牌机构也在寻求投资方向上的转变,以寻求更好的退出。


天堂硅谷董事长何向东就曾在某药业论坛上透露,自己所在机构已经从过去从投资仿制药为主,转向创新药项目早期投资。


从已经申报科创板的企业来看,同创伟业、浙商创投、架桥资本等3家机构都有投资项目申报科创板,投资宁波容百、虹软科技、安恒信息、当虹科技、航天宏图等标的。


但也有更多机构投资人认为,科创板将倒逼一级市场估值模式改变,已有的“击鼓传花”、或者突击入股上市公司的投资方式将难以为续,二级市场的本质也将更接近价值投资。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23)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